黑喵君

高三了,请开始你的掉粉

  人物和兵器属于金庸,ooc属于我,自割的大腿肉粮属于你们
  极短,一发完,大概玻璃碴

  倚天知道,他一直都知道,他和屠龙的命运早在最初被铸造的时候,就已经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了。
  炉火炙热,锋芒初绽,刀与剑,寒冰与烈焰,剑成而魂起,刀成而魄动,这,就是他们的初见了。
   他犹记往昔,屠龙灿金的眸子里映着他的剑身,而他,也被那华美的刀纹晃了眼。
   “倚天,你看起来真是把好剑!”屠龙笑着说,“我们来切磋一场吧!”
  是了,初生的他就是这样的热烈,带着几乎能把人灼伤的温度。
   倚天微微错开眼,嘴角勾起一丝轻笑:“你傻了么,我们是兵器,兵者,只能听从主的号令。”
  “那就约好了,我们要找到最棒的主人,然后让他们来执兵而战!倚天,我们是一定要比一比的。”
  “不要擅自就做了主张啊。”倚天叹气,“兵器,也有能自己做主的事吗……罢了,若真能尽兴而战,我自是愿意的。”
   魂魄初凝的他们,还是少年的模样,浮于虚空的身影,只有彼此才能看到,于是便这样,以天地为证,许下诺言。
    
   襄阳城破,蛮族的铁蹄踏起漫天飞沙,鲜血淋漓,浸染焦土三分。屠龙跪坐在地,看着破虏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。虚无的泪从眼角划过,屠龙轻叹一声:“就此别过。”
   这是,对谁的道别呢?
   倚天剑被执于郭襄之手,浅蓝色的影子回头望向那一片火红,动了动嘴唇,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。
   一片混乱中,那几乎是他们的诀别。
   
  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,倚天不出,谁与争锋?

   此后的百年间,倚天几经转手,颠沛流离。屠龙亦是流落江湖,引起无数血雨腥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最终的相见,是在那个名叫周芷若的女孩手里。
  眉眼间依稀可见当年的样貌,他们已然是谦谦的君子和不羁的浪儿了。
  刀剑,啖鲜血而成长。
    “这些年,我有过很多主人,见证过很多故事,也杀过很多人,有好的也有坏的。但是,倚天,我最想念的,还是从前的那些日子。”屠龙一字一顿地说,“我最想做的,还是与你一较高下。”
  “可惜,已经不可能了。”
   “是啊,倚天,你失言了。”
  “兵器,本来也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   女孩素白的手握紧了刀剑,报以断绝前尘的态度,用力互砍了下去。截断的刀剑中,她拿到了传世的秘籍。
   多讽刺啊,他们是刀剑中的双生子,他们的每一处锋锐都是为对方的弱点所准备,但铸剑者却早已为他们,安排了如此结局。
   从一开始,他们就心知肚明,只是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逃避。
     
   倚天再次苏醒,是在某人的梦里,魑魅魍魉在冰火交融处升腾,而故人,就站在眼前,烈烈红衣,灼得他几乎留下泪来。
   “这冰天雪地正是切磋比武的好地方,倚天,我们来切磋一场吧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“冰天雪地,确实是葬身的好地方,你若喜欢,便将你埋于此地,倒也清静。”他的微笑,几乎完美地掩盖了眼中的苦涩。
    若我再一次失言,你定不会甘心吧,这样,我便能再次,再次地,在梦中,见到你。
    
     残剑,幽光,一梦,千年

蠢喵的话:
     嗯……第一次完整地写一篇玻璃碴(?),内心充满波动。虽然看起来是无差向的,但我站倚屠不动摇。主要的情节来自于金庸老先生的《神雕侠侣》和《倚天屠龙记》,设定是旧版的互砍设定……所以就……都断了……金庸先生的书是几年前看的了,情节有些记不清,写文的时候查了很久的资料,但为了故事发展和写文方便还是与原著和游戏剧情有矛盾的地方,请见谅。以及,没粮吃,求投喂,不然我可能会继续酝酿玻璃碴……

别往下看了!千万别看了!









   明教教主张无忌后来率众解救少林时,意外获得四截刀剑,其下属锐金旗掌旗吾劲草为铁匠出身,锻造之术天下无双,与烈火旗掌旗使辛然奉张无忌之命,用圣火令做火钳,重铸屠龙刀,然因倚天剑为灭绝师太所持,染明教之血过重,二人拒绝修复,遂将碎片归还峨眉,刀剑自此一别,终不复会。

评论(14)

热度(55)